*All archives* |  *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工和]天堂對岸(第十三章FIN)

[工和]天堂對岸(第十三章FIN)


13



和樹站到我身邊的時候已經過了一天中最熱的時候,我挪了挪發麻的腿,他盤腿在旁邊坐下,將拎著的便利店袋子放在面前,然後遞給我一罐啤酒。


沒人說話。


我摩挲著手中的冰鎮啤酒,覺得口乾舌燥,我想我應該說點什麼但又不知道怎麼張口。想不出以亮為代表的那幾個損友到底對和樹說了什麼但肯定沒好話,設想了和樹回來後面對我時的種種反應偏偏沒料到他會來個不說話的……
我承認和樹對我而言有著非常特殊的意義,不然我不會允許他一步步踏進我的生活,不會放任自己一步步陷進去,或者說,在我們第一次對視的時候我就有了萬劫不復的覺悟。可我真的沒有勇氣去直接面對。用龍的話說我這是典型的文藝青年神經纖細,因為痛苦往事而對過於親密的人事關係有心結,將前塵舊事壓抑在心底時時自虐,用玩世不恭的態度來悲風傷月。龍這麼總結給我聽的時候我很是線了下,早稻田大學的高材生說話就是跟別人不一樣,其實打從心眼兒裏說的話我覺得亮總結更好,他說,工,你就是個懦夫。
他說的對,我他媽連面對的勇氣都沒有。


腦子裏一片混亂,是誰說時間可以撫平傷痕的,純粹是鬼扯。時間只會讓心結一天天糾纏的越來越緊,不敢碰觸。


 


拉開啤酒罐的拉環,我喝下一大口,清涼的液體讓腦子也清醒了一些。
和樹愛我,我肯定;可我不知道我心底那個死結什麼時候能扯開理順,我很心虛和樹對我的感情足不足以讓他能陪著我耗下去畢竟我他媽又不是什麼好男人,而最關鍵的是,那些破事兒亮他們該死的到底是怎麼跟和樹說的。
煩躁的抓了抓頭,我決定把其他的事情先放到一邊,首先要做的是要跟和樹表述清楚我到底在糾結些什麼,要是真的就這樣不明不白的讓和樹甩了我跑了後悔也來不及了。



轉頭看向身邊的和樹,他的劉海擋住了眼睛,看不清表情。我第一次發現,不說話的小動物能帶給我那麼大的壓力。


“呐,和樹。”
“嗯?”
“跟你說說我以前的事兒吧。”
“……嗯。”


 


我盡可能條理清晰的敍述那段在雙龍會的日子,努力避免抒情語氣,以免引起小動物的抵觸情緒,同時穿插部分要死的和亮的糗事兒,降低他們在和樹心裏的光輝形象,最終達到降低和樹對他們那些鬼扯的信任度。


“所以,總結起來說的話,宮崎總司對我來說是我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好朋友,我始終對他的死覺得很愧疚不敢面對……”
“……”
“因為那次的事情,我不敢再去毫無保留的去親近別人,我害怕失去…我害怕重要的人再一次的毫無徵兆的永遠離開我……”
“……”
“可是和樹對我來說是特別的,跟總司不一樣絕對不一樣,總司是朋友,而和樹是、是…”
“……”
“……和樹是我想愛的人,可我真的不敢說,我害怕那些事情會發生在和樹身上……我知道這樣很不講理,可是和樹能不能再給我些時間我會努力去收拾好自己的思維方式去正確的面對那些事情……”



我想幸好我的皮還算不然現在肯定比番茄還紅,能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燙,心臟撲通撲通跳得嚇人。這樣直截了當的表述自己的想法我還是頭一遭,本來說這類的話就會讓人緊張更何況向來一眼看透的和樹今天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別說不說話了,從剛才到現在連看都沒正眼看過我一次。心裏七上八下的實在不是滋味,還是來不及了嗎?活該!齋藤工你自作自受!



“嘿嘿~~~”
我抬頭,看見和樹沖我笑,嘴角快咧到了耳朵根。
“龍san說的果然沒錯~~對付齋藤工有效的唯一辦法就是不理不睬不說話~~~~~”
“……他還說了什麼……”
“龍san還說,如果你看我不理你不說話就開始忙著解釋說明就有戲,讓我一定要憋住了絕對不能說話,憋到你告白我就贏了~~~~~~~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工san果然是喜歡我的呢>////<~~~龍san好害~~~~~”
“…………”


被耍了被耍了被耍了!!!河合龍之介我看錯你了!!我一直以為你只是RP,沒想到你才是最的那一個!!!


 


平時很害羞的小動物今天挺放得開的扒在我身上,爪子一揮,豪邁的指向對面,
“你看,那裏有一家拉麵店,在那個看板後面,很難發現吧,雖然門面很不起眼看起來很破舊,可是東西很好吃哦~~~~~~”
“……”話題一下子跑得太遠,我覺得腦子有點短路。
“我剛來東京的時候,找不到工作,身上帶的錢又快花完了,(省略1000字),那天我就在這裏轉啊轉啊,聞到拉麵的香味,覺得肚子餓得快死掉了呢,可是身上又沒有錢~~~~~所以我很能理解工san你那種無路可走的心情啊~~~~”



這是一樣的嗎是一樣的嗎??到底是我的神經太纖細了還是他的神經太粗甚至說根本沒有,為什麼我那麼淒慘那麼文藝的生離死別的哀傷往事會跟吃拉麵聯繫到一起,他到底是用什麼樣的方式在理解我的心情,我剛才說得他真的聽懂了嗎,還是有聽沒有懂或者沒聽更沒懂……我糾結的快把手指糾結成了麻花辮……



也許是感覺到了我的陰鬱氣氛,和樹站起來蹦了兩下活動下身體。
“後來啊,我想我豁出去了,鼓足勇氣推開店門進去,結果那老闆很好呢,不但留了我打零工,還請我先吃飽飯,那個時候我覺得很溫暖啊,世界真是太美好了!”
他沖我伸出了手,
“所以,工san,其實我不是太理解你那個向左向右的糾結,不過,我覺得,即使這對面並沒有什麼道路,可是還有門啊~~雖然無法通向天堂,但是推開門後,那是個讓人感到溫暖幸福的好地方哦~~~~~~”


不知道現在他亮閃閃的大眼睛裏,倒映的是我還是那碗拉麵。


我把手交給了他,他的爪子握住了我,智商明顯倒退大腦頓時停滯的我有些心怯,動了動嘴唇,有些無辜的看向他。
“所以說呢……”
“嗯嗯?”
“我們去吃拉麵吧~~”
他的爪子一下收緊,拽住我就開始飛奔,目標是他剛剛豪邁遙指的那家拉麵店。



對面沒有天堂,左轉也不是地獄。
此時他的眼裏,只有人間的那碗熱騰騰的豚骨拉麵。



“真、真的要去吃拉麵?”
他用看怪物一樣的眼神回眸我,嚇得我趕緊閉了嘴,扯了扯嘴角,諂媚的笑:“去吃拉麵~去吃拉麵~~噢呵呵呵呵~~”
進了這家非常不起眼的店,拉開椅子坐下,大聲的點了两碗拉麵,然後看見他搖著尾巴吐著舌頭兩眼放光的死死盯住跑堂的服務生……手中的拉麵。
“和樹!”
“嗯?”
“收斂收斂!”
“可是可是,那個拉麵……啊怎麼還不是我的T T”
頭痛的撫額,他拽我來到底是安慰我開導我還是單純的只是想吃拉麵……=_=||||



無奈的笑笑,伸出右手,覆在他的手上,看見他有些意外的愣了愣,然後視線在空中匯合。
我只想活在人間。
人間有他有我,還有剛剛花開結果的愛情。
桌面上,十指交錯。


“拉麵兩碗來了~~”


END


*******************************************
终于完结了……
我知道这个结尾很抽风,但是我决定54了…………
我其实写结尾无能,所以,从某处开始,是UU写的……那么无奖竞猜,从哪里开始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工和]天堂對岸(第十二章)

我填坑|||||||||||||||||||||||
************************************


[工和]天堂對岸(第十二章)


12



父親死的時候我沒有悲傷,因為從未謀面。他的死亡給我的生活帶來的改變,就是我見到了宮崎家的老爺子。他說父親是為了保護他才死的,那麼他會代替父親來撫養我長大,於是我結束了在濱6年的寄養生活,去了陌生的東京。


 


剛進仲夏,東京的天氣就已經讓人有點吃不消,過高的溫度和濕度,組合起來成了周身的粘膩和心情的煩躁。
每年的這個時候我的心情是最不好的,總司那臭小子總是陰魂不散的頻頻在所有有可能的地方出現,比方說我的思維、我的視野、我的夢,頻率高到讓心情down到最低谷。


一大早和樹就出門了,頭天晚上就很興奮的告訴我說亮大哥要帶他參加雙龍會的年度高層大型家族活動。言語間是掩飾不住的得意,這標誌著他在雙龍會的地位有著不同以往的意義,在社會的康莊大道上又前進了一大步。
想來在這種時候,可以被稱為“雙龍會的年度高層大型家族活動”的也只可能有一個,那就是掃墓。我不知道這是亮自己的想法還是怎麼樣,但是最起碼是被耀司默認的。那麼,他們到底想怎麼樣……


 


今天我起得格外早,在還可以算是早上的時間吃了早飯,接著出門。


無論是他死的那年,還是我離開了又回來之後,每年的忌日,我都會來到當時我們分手的那個路口。沒辦法,儘管到今天為止,已經整整九年,可是我想我依舊無法面對宮崎總司的墳墓,那麼我能去的地方也只有這裏。


這裏一如過去,非常冷清的地方,鮮少有人來往,就算呆的很久也不會有人側目。總的來看,是個非常適合緬懷過去展望未來的好去處。
我靠著路轉彎的電線杆坐下,姿勢稱不上優美,不知道總司要是見了會不會指著我邊笑邊嚷嚷,工,你看你那醜樣子,坐沒坐相。



有的時候覺得很神奇。明明是在那樣的環境裏面長大的,明明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逐步接手道的事務,可是那段生活,卻絕對可以用無憂無慮來形容。也許因為再怎麼樣都還是孩子,也許歸根到底是因為我們還沒有親身經歷過死亡所帶來的痛苦。


總司比我大2歲,他19,我17。
那一天他說既然是好兄弟,那他等我一起參加成人禮。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名正言順的喝酒抽煙外加夜不歸宿不用躲著熱心的警察叔叔。
然後他說他去新開的柏青哥店給他的崇拜者們一個親密接觸的機會。我說我去書店找一本老版的《魔法入門》回去試試看對要死的有沒有效果,總司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他擺手,說不用了我相信你的實力直接給我看結果就好,那麼,工,再見。
於是在這個路口分手,他向左,我向右。


再然後,再然後我們都沒有參加成人禮。
他在成人禮前進了宮崎家的墳墓,宮崎總司永遠是19歲的少年。
我在成人禮前跑去歐洲流浪,回到日本的時候齋藤工已經是25歲的男人,早過了成人禮的年齡。



那一天我回到本宅的時候,要死的一臉嚴肅站在門口等我。他一路把我拉進我的臥室,死死的按住我的肩膀,第一次連名帶姓的叫我,他說,齋藤工,你一定要冷靜,你聽我說,總司死了。


後來的事情我記得不太清楚,我的記憶力好像就是從那時候開始變壞的。


有一回說起來這件事,亮告訴我說那時候的我冷靜的過了頭。一個人不聲不響的挑起了武田組和大江戶家的爭鬥,讓那兩個參與害了總司的組織殺的你死我活兩敗俱傷。給總司報了仇卻又死活不願意參加葬禮,接著就自己跑路了,那麼多年連影兒都沒有。我跟亮說真的嗎,我依稀記得有這檔子事就是不記得過程,你說咱那麼華麗的道告別戰,我怎麼就記不住了,生生的少了可以跟別人耀的資本啊。
亮翻我一個白眼說我管你耀什麼,倒是你這小子到底什麼時候能想開。
我說這誰知道啊,這又不怨我,說到底都是總司那臭小子的錯。


對,都是他的錯。
他要是聽我的跟我一起走該多好,剛跟我預約了成人禮,就一個人去死翹了,這不擺明了是耍我。


我不知道死去的人的想法,不知道永遠是19歲的宮崎總司現下的心情如何如果他有的話。但卻清楚的明白那一次生離死別之後,被留下來的齋藤工的苦痛。
龍跟我說,工,想開一些,這就是人間。




我看著路的對面發呆,那裏無路可走,沒有第三種選擇,沒有天堂。
我想去嘗試卻下不了決心,不知道等待著我的下一個再見會不會又是一次永別。


************************
教學時間請54


齋藤!齋藤!齋藤工!!!工PAPA 壓倒了和樹MAMA ~~~~~

[工和]天堂對岸(第十一章)

[工和]天堂對岸(第十一章)


11


偽•加藤寵物拯救活動一共帶來了兩個後果。第一,我跟和樹的關係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第二,和樹小弟的工作崗位有所調整。


那天和樹給亮打完電話,說亮san告訴他,因為他上次的受傷事件跟這次扣留事件引起了雙龍會上層的重視。經過討論,組織上為了嚴打擊逃避繳納保護費,甚至為此襲擊收費人員乃至勾結其他幫派來對抗組織的這種不正當行為,實行開展一對一活動,專人專職,包乾到人。他說亮大哥為了照顧我,安排了兩個離你都比較近的工作地點讓我挑。工san你說我是去你的酒吧好呢還是去你的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城田家的夫妻保健用品商行好。


我覺得我的眉毛在抽筋,YD鷲見亮你個死RP,這種見鬼了的說辭只有你才能這麼堂而皇之的說出來,也只有和樹這樣的傻孩子才不但信了還復述給我聽。
想了想城田家的大兒子那著名的街舞少年誘拐事件的前科,揉了揉和樹的腦袋,還是去我那裏吧,姓城田的不是什麼好東西。


至此,在我那個小得不能再小的酒吧的常駐工作人員中,道成員所占的比例成功的由過去的33.333333333%上升到了50%,這基本上可以算是個好結果,至少沒人敢來我這裏踢場子。


 


晚上和樹跟我去酒吧的時候,kenken很開心,兩個人坐在吧台邊上聊得眉飛色舞。和樹跟kenken說了自己來這裏的緣由之後,kenken對和樹能不能從我這裏收到保護費表示了嚴重懷疑。
哎呀,和樹你不知道,工那個傢夥狡猾的很,天知道他說的哪句話是在給你下套兒,你若問他句什麼,三兩下就給你拐開了話題,攪得人暈頭轉向。你跟他收保護費?不行的不行的。
和樹擺了擺爪子說不要緊,我這兩次工作失誤後已經認真反省過了,亮san幫我總結了經驗教訓,說我算起來要身高有身高,體格也不錯,主要是在氣勢上有所欠缺。亮san教了我一個法子,說是多加練習,必定可以擁有王者般的氣勢,在工作中就可以行無阻,無往不利。


和樹見我們的眼神都很懷疑,於是要演示給我們看。小動物清了清嗓子,開始擺POSE。
兩腳分開與肩同,左手自然下垂於身側,右臂向外開4度,手、肘、肩的角度分別為165、170、183。頭向右傾斜10度,下巴抬起15度,眼神向下45度角。聲音經過半徑50cm的四分之一圓弧,尾音上挑22.5度,
呐,齋藤工,這個月的保護費交出來。


大家開始齊聲喝彩,尤其以kenken的最為響亮,哦哦,和樹好棒好害啊~~~~大變身啊判若兩人啊~~~~真的是好有氣勢好王者,工你說對不對。
對,我回答的咬牙切齒。Koji你還不把kenken拉到一邊去,也跟著起什麼哄,看我的眼神不要幸災樂禍的那麼欠抽可不可以。鷲見亮我跟你是不是上輩子有仇,你怎麼淨教他些這樣的東西。MD那架勢確實很王者很氣勢,不過是女王好不好。


抬頭看和樹滿臉期待,我歎氣,遞給他一塊巧克力轉移注意。
和樹啊,以後收保護費這樣的事情,我們在家裏處理就可以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有損我的光輝形象。
嗯嗯,和樹一邊喀吧喀吧的咬,一邊回答我,只要工san你好好配合我的工作,我不會把你怎麼樣的,你放心。


我咽了下口水,心想,和樹啊,你需要擔心的是你自己


 


淩晨四點多鐘打烊,多了一個人幫手要做的事情就少了很多。和樹揮舞著掃帚打掃衛生,我站在吧台裏慢慢的把酒杯一一洗淨收好。
立夏時節的清晨,初升的陽光涼爽而柔軟,從酒吧大門照進來在地板上映出斑駁的影子。和樹動作間飛揚的發絲耀眼目,他見我看他,站直了身子沖我笑,燦爛的灼傷了我的眼睛。


記起koji跟kenken還在鬧騰著的那個時候,有一次koji非把我拉到公寓樓的天臺去聊天。他說,工san你知不知道我是在哪里認識kenken的,就是他之前做兼職的檯球俱樂部。那時候,教練給我介紹說這是你的前輩,今後由他來擔任助教,kenken就微笑著伸手給我說,你好,我叫鎌苅健太。那一瞬間我以為我看到了天使,當時我就跟自己說伊達晃二你完了,那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啊,我緊張的根本不敢去握他的手。他那麼乾淨那麼耀眼,在他身邊我就覺得心裏很暖和,他身上的光芒仿佛可以洗去我身上的污垢。我知道他跟我在一起會危險會痛苦,可是我沒有辦法讓自己放手。


 


我想或許我也是個等待著救贖的人,但我不知道,和樹是不是我的天使,那咫尺天涯的彼岸天堂,有沒有向我敞開的道路。

[工和]天堂對岸(第十章)

[工和]天堂對岸(第十章)


10


肚子餓得受不了,和樹自告奮勇去煮飯。我看著他拖著腿走路彆彆扭扭的樣兒,覺得很有成就感。
心情很好的去洗澡,洗完出來的時候聽到和樹在廚房裏喊,工san,是不是有人敲門,我騰不出手,你去開。
我一邊答應著一邊往玄關走,這種感覺真奇妙,挺有點老夫老妻的樣子。


剛走了兩步就聽到一聲悶響,像是在棉被裏爆炸的爆竹,接著kenken一下子沖了進來,大喊一聲齋藤工。
我看著他身後淡淡的青灰色煙霧和站在煙霧後面的人,好嘛,我家的門鎖被伊達大哥給滅掉了。


 


Kenken站在我面前,似乎愣了似的。被響聲驚動的和樹從廚房跑出來,手裏拿著鍋鏟姿勢奇怪。我沖koji揮了下手,嗨,今天怎麼想起來來我這裏串門。
Kenken聽到我說話好象回過神兒來,撲到我身上,扯著我的衣服四處看。我立刻抬起雙手,緊張的看向koji以示自己的清白。Koji走過來,把kenken從我身上扒下來,好了,前輩,你看工san這不是好好的嗎。
我茫然,怎麼了。
Koji微笑著看向我,一陣寒氣。昨天工san不是沒來店裏嗎,後來前輩怎麼想怎麼奇怪,沒憋住就給你打電話,發現手機關機。我說不會有事不要緊的但是前輩還是很擔心。覺也沒睡好,中午就起床拉我過來看。結果,這不是叫了半天沒人開門嘛,所以我們就直接進來了。


我這才想起來昨晚在回來的車上好像聽到手機電量不足自動關機的聲音,但是緊張後的情緒放鬆讓我完全把這件事情拋到了腦後。


很心虛的道歉再道歉,kenken生氣了不肯理我,koji指著站在一旁的和樹岔開話題,工san,不介紹一下?
感激的看看koji,把和樹拉過來,這是加藤和樹,我的…,我看了下和樹豎著的耳朵和搖晃著的尾巴,嗯,我的愛人。
和樹有點害羞的說你們好,你們慢慢談我去做飯,慌慌張張的跑進廚房。
Kenken一拳頭錘到我身上,工,有你的,什麼時候的事兒啊,我都不知道。
我說這不是剛剛才有的事兒嗎,還沒來得及說呢。
這次是一腳,kenken指著我大聲嚷嚷,怪不得昨晚關機不接我電話,齋藤工你這見色忘友的傢夥!!!!


於是大家開始打鬧吃飯說笑,剛開始和樹還不知道怎麼跟koji說話,然後很快被kenken帶壞,充分展現了動物的適應力,再次開始無法無天。


 


我跟koji坐在餐桌旁喝茶,從和樹聽kenken講我的第N+1件糗事看到兩個人抱著PS2奮戰真•三國無雙。
咽下一口茶,我開始感慨大自然的奇跡,明明一個是貓一個是狗,見面不但不打架和諧相處而且溝通完全無障礙。koji嚴肅的點頭贊成我的看法,並表示像這樣的場面每天看一看必定可以愉身心,有助於心理健康發展,有利於社會安定團結。我鼓掌,不愧是伊達先生,金字塔頂的社會精英跟我這樣頹廢墮落的文藝青年看問題的層次就是不一樣啊不一樣。
接著沉默。


 


Koji問我,工san,你這次真的是來真的嗎?
我好奇,為什麼這麼問?
雖然你這是第一次在跟我們介紹中使用了“愛人”這個詞,但是,你在說出這兩個字之前,有過停頓,你看了他一眼。那一眼裏不是愛,而是遲疑。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掩飾著的東西被別人這樣沒有回轉的挑破感覺很尷尬。我在心裏念叨,koji你個臭小孩,你那個觀察力用在對手上就足夠了,我雖然現在不算但畢竟曾經也算過自家人,你有必要觀察我觀察那麼仔細嗎,你也不怕kenken吃醋。一口喝乾杯裏的茶。
Koji端起茶壺給我添水,工san,如果你可以找到自己愛的人幸福的生活,我們大家都會祝福你。但是如果你依舊走不出來,這樣下去,對彼此都是殘忍。


這道理不是不明白,可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到底該怎麼繼續。

[工和]天堂對岸(第九章)

[工和]天堂對岸(第九章)


9


我拿了我的一套乾淨的睡衣,把和樹推進浴室。
倒了一杯伏特加給自己,我攤在沙發上,精神一放鬆之後整個人像散架了一樣。我現在才發現自己一身的汗,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跑步。
和樹從浴室出來時我幾乎是沖了進去,渾身是汗的感覺真是難受,清洗乾淨後泡進熱水,舒服的能讓人睡覺。


 


從浴室出來,我看見和樹低著頭坐在沙發上,腳勾在一起,手握著耷拉在腿間。
聽到我出來,抬頭看了我一下,眼睛裏是委屈、不甘心,隱約有淚光。


我從臥室拿來醫藥箱,問他,怎麼了。
他看看我又把頭低下,揉著手指。我把藥用棉球一個個放進小玻璃瓶。
工san,我不是寵物。他看著我,眼神堅定。
哦,往玻璃瓶裏面倒進醫用酒精,我問他,那你覺得應該是什麼呢。
用鑷子夾出酒精棉,輕輕的擦在他的傷口上,藥棉按上去的時候他稍微有點哆嗦。我拉開他的衣服,那幫混蛋,那麼多傷口。我蹲下來,一邊擦一邊吹氣,這樣不會太痛。
嗯?怎麼不出聲了?我抬頭看他,
朋友,我以為我跟工san是朋友的。
笑,擦完最後一個傷口,我把手按在沙發上撐起身,把他圈進懷裏,
可是,和樹,我不想做朋友呢。
他整個人像是僵住,一動也不敢動。
我壓低嗓音在他耳邊摩挲,和樹,做情人好不好。
他結結巴巴的問我,情、情人做、做什麼。
我笑著在他耳邊回答,愛啊。


 


傻孩子估計完全被我嚇住了,滿臉緋紅,眼神慌亂,大概因為我離得太近,呼吸也很不平穩。
我想今天就進行到這裏好了,嚇過頭了就沒戲唱了。直起身準備收拾東西,下一秒鐘,他抓住了我的手腕。
輕輕的點頭。
我疑惑的看著他,和樹你肯定。
他再次點了下頭。


到嘴的兔子沒有不吃的道理,又不是素食主義者,我決定重新調整馴養計畫。
放下手中的東西,彎下腰,吻上他的唇。


不像女孩子的柔軟,但是很有彈性的感覺,乾燥的表面,我用舌頭細細舔過,去感觸唇的紋理。
被我環住的身體滾熱,散發著酒精的味道,我覺得我有些醉了。我說,和樹,去床上好不好。
他幾不可聞的嗯了一聲,十指扣在我的後背。


 


睡醒過來的時候是下午,我感到有東西在我的臉上移動。
睜開眼睛,看見和樹趴在旁邊用手指在我的臉上畫來畫去。我抓住不安分的爪子,你還真有精神啊,玩什麼呢?
工san真好看。
形容我要使用帥這個詞。我揉了一下他的腰,真的沒問題嗎,你是第一次哎。
他紅著臉點頭,還好,唔唔,工san很溫柔啊,我聽說會很痛的,本來還挺害怕。
你聽誰說的?
亮san,就是我大哥,我平時給他跑腿什麼的,他很照顧我的。
亮,這筆賬我記下了,你肯定是故意的,虧了我技術好,不然這一次小動物不是就被嚇跑了。


小動物把頭埋在我的頸邊,聲音聽起來像悶在鼻子裏,我好喜歡工san,我一定會負起責任的。
我一下子快沒被自己的口水嗆死,我們都是男人負什麼責任。再說了,就算真的要負責也應該是我來吧。
小動物看著我眼神非常認真,工san很喜歡胡思亂想吧。
嗯。
可是工san總是在想不開心的事情吧。
嗯?
他的手撫上我的眉頭,很多時候工san總是皺著眉頭,很不開心。
你就看出來了,皺眉頭不一定代表我不開心阿。
明明就是不開心嘛
我無語,他看得還挺准,動物的直覺嗎
所以,作為愛人,我會負責要讓工san每天都覺得開心、幸福!!~~~~


我想糾正他的用詞,我昨天說的是作情人不是愛人,這兩個詞是有區別的。但是看著小動物積極向上很有幹勁的樣子,話到了嘴邊轉了幾轉還是沒說出來。走一步算一步,有什麼問題到時候再說。

大頭

oayiva

Author:oayiva
★爬墻太快,僅以BLOG名與頭像紀念我的青春歳月

★我不控不二周,我控妹妹=_______,=

★TYYD的英語六級,老子和你不共戴天!!!! TAAAAAAT

類別
記事
評言
左鄰右舍
和樹子
會長

BO内検索
訪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