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chives* |  *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OA]女王住在隔壁 (第六章)

第六章 今天是個好日子,心想的事兒都能成



    對於躋部景吾SAMA來說,今天肯定不是個好日子。他有生以來第一次開始考慮,他是不是做人很失敗,尤其是比那頭狼失敗。不然的話,為什麼網球部的入部申請這種東西不是交給他這個部長大爺的,而是特意給了某新轉學的網球部新人關西狼。躋部景吾覺得,自己金光閃閃的華麗人生就像被蒙上了一層陰影,而且還伴隨著狼嚎。


    對於忍足侑士君來說,今天依舊是個好日子。雖然說可愛的一年級學弟把入部申請交給了自己讓女王陛下逆毛了一陣,但擺平這樣的事情對自己來說實在是小菜一碟不是問題。重要的是,小景那個吃醋卻又死不承認的彆扭模樣實在是可愛得無以復加,而且順便嚇跑了慈郎那個黃色電燈泡。忍足侑士覺得,自己的人生實在是光明的一塌糊塗,粉色泡泡幾乎已經彌漫了整個世界。


    對於鳳長太郎小朋友來說,今天絕對是個好日子。親手將網球部的入部申請書交到了崇拜已久的學長手中,學長還微笑著叫自己下午就可以來了。想到從今天起就可以與傾慕已久的學長朝(晨練)夕(部活)相處,鳳長太郎覺得,自己的人生簡直晶晶亮到了可以讓照明彈嫉妒的地步。


    對於冰帝學院國中網球部的成員來說,今天是比道鐘斯指數崩潰還要可怕的日子(感慨,冰帝果然都是有錢人家的孩子啊...)。女王陛下的低氣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讓他們親身體驗了一把深海魚上岸的感覺。大家都覺得,忍足同學既然你還那麼精神那麼HAPPY,可不可以也向可憐的我們伸伸援手,為我們暗的人生點燃一盞指路的明燈。


    對於穴戶亮同學來說,今天絕對是個壞日子,因為這一天標誌著自己在未來幾年、十幾年、乃至幾十年不幸生活的開始。當下午放學後,走到網球場門口,看到某白色生物呼喚著“前輩~~~~~~~~”迎面而來,直接略過自己左前方三步半的躋部SAMA而撲向自己時,穴戶同學覺得那一刻就像24格慢動作放映一樣的漫長,他幾乎可以看見光明在向著自己的身後飛速消逝,而在面前的,則是看不到盡頭的暗和正中間那個向著自己奔跑的白色生物......(女王插花:啊,說實話這個場面我很久以前就看到過,只不過我看到的那個,正中間的生物是墨藍色的,用的是走,不是跑。)


    網球部新人鳳長太郎,一年A班,原鋼琴部超級新人。在學期中間向冰帝王國的王夫(女王:你很想死嗎?啊?嗯!)遞交了網球部的入部申請書,由鋼琴部轉向網球部的理由是:對網球運動的熱愛(?)以及對學長的傾慕和崇拜(!!!)


    看到穴戶亮同學那張有些抽搐的臉,躋部覺得心情好了很多,挑了挑眉毛,很有些幸災樂禍的對鳳小朋友說,
    “鳳長太郎是吧,哼,C場,100圈,揮拍1000次,然後,”斜眼看看,“小亮~就由你監督執行吧~~要好好的教導學弟揮拍的動作哦。”


    “謝謝躋部學長!!!!”YEAH,再次環繞立體聲~~~長太郎你今天膽子真大~~~~~


    “躋部你去死吧!為什麼我要陪他練!!”


    “啊~啊~為了防止新來的鳳學弟跑步方法不對導致肌肉受傷,那麼,就由小亮你順便陪他跑吧~~~”


    “謝謝躋部學長!!!!”OH~YEAH~~躋部學長你是長太郎的愛神~~~~


    “躋部你是惡魔!!!”


    “前輩很討厭長太郎嗎..........................”小聲,淚眼.......


    “我、我...我不是......該死的,快去跑啦!!”



     忍足抬起頭,蔚藍的天空裏沒有雲,高大的樹木掩映出濃淡不一的影,秋季涼爽的微風中偶爾幾隻烏鴉飛過。


     “笨蛋,傻站在那裏幹嘛,過來陪本大爺練習。”
 
     “嗨嗨嗨~~親愛的我來了~~~~”


     呵呵~~~~今天真是好日子啊~~~呐~~~不是嗎~~~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OA]女王住在隔壁 (第五章)

第五章 忍足學長!!請你收下這個!!



    忍足侑士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一千個人會有一千種答案,我的答案是:也許,那個男人才是冰帝學院真正的幕後手。



    滿意的封上信封,腳步堅定的向著二年級的教室走去,
    “學姐,可不可以幫我叫一下忍足學長。”



    午休時間的教室裏算得上熱鬧,雖然有一部分人去學校的餐廳吃飯,但是也有不少小姐少爺們吃不管外面的口味,午餐由自家的大廚解決,比方說躋部。躋部女王在的地方,忍足君自然也在,旁邊還趴了一隻慈郎。2年A班每天中午都要上演的相當詭異的畫面,躋部彆彆扭扭的間或吃一口忍足送到嘴邊的菜(抓狂ing,你以為我願意嗎!!你以為我願意嗎!!!!),時不時很自然的把慈郎拍醒,然後塞一個肉丸子(無奈ing,本大爺不提醒他,他就等著睡到餓死吧)。據冰帝學院國中部XXOO同好會秋月會長評論:“多麼溫馨和諧的畫面啊~~~~~~~~~~”我說秋月小姐,你從哪里看出的“溫馨”與“和諧”。


    “忍足君~~外找~~很可愛的小男生哦~~~”轉頭,“躋部SAMA~~要不要調查一下那個男生的來歷~~~”
    “呵呵~~多謝秋月同學了,呐,小景,那不會是來找我告白的吧~~~~小景放心吧,侑士只愛你一個的~~~~”
    “哎呀呀~~~好令人感動啊~~~~躋部SAMA好幸福啊~~~~~~~~”
    “秋月,如果你們的同好會還想要預算的話,你這個會長的言行最好收斂一點。”
    “呵呵呵呵......”


     用力塞了個花椰菜,看慈郎迷迷糊糊的半天咽不下去,拍醒,遞飲料。切,那個萬年發情的傢伙怎麼樣都不管本大爺的事情。


    走到門口,忍足看到站在門旁的少年,高挑的身材,斯文有禮的模樣,白色的頭髮,
    “同學,是你找我嗎?”


    少年聽到聲音,緊張的抬頭,稚氣未脫的臉上帶著羞澀的紅暈。啊,不會真的是來告白的吧,忍足心想,竟然選在教室門口這麼引人注意的地方。


    “忍足學長......”
    “嗯?不好意思,你說什麼?”
    “忍足學長......”
    “那個,同學你聲音可不可以大一點。”  
    “忍足學長...請......”
    “......”我還是沒聽清楚...不過他該不會是說請和我交往吧......還有,他手裏捏得不成樣子的那個是什麼......
    “......”學長好像還是沒聽到......
    “......”那個,是粉色的吧,不會是情書吧......狼開始考慮呆會兒怎麼安撫逆毛的女王.......
    “忍足學長!!!!請你收下這個!!!!!!”終於喊出來了,環繞立體聲效果,YEAH,長太郎!你成功了!!


    ......
    ......


    “啊!!!好痛阿!!!555555~小景~叉子戳到牙齒上了~~~~~~”


    接過來,拆開,
    “啊............哦............你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
    “....那這個我先收下了......下午放學你就過來吧......你知道地方嗎?”
    “嗯!!知道!!!”鞠躬,“謝謝學長!!學長再見!!!”
    “......跑的好快啊......不過,是很懂禮貌的孩子呢......雖然過頭了點......”回頭,“咦,慈郎,你去哪里啊?”
    “我去找嶽人玩.......”消音ing.....
    “噢......慈郎清醒的時候跑得也很快啊。”



    微笑,
   “小景~~怎麼了~~~~再這麼用力下去,飯盒會破掉的哦~~~”


    去死吧,本大爺才不要理那混賬傢伙,戳。


    “小景因為那小孩不是交給你的所以生氣了嗎?”


    本大爺的追求者比日本公民還要多,誰稀罕那個小孩了,死色狼,討厭死了,用力戳。


    “反正還是要給小景看的,來,你看。”
 
    本大爺才不要看呢,沒品位的人才會喜歡你這關西狼。本大爺為什麼要看別人給你的情書,戳戳戳。
 
    會喜歡那傢伙的情書一定也寫的噁心巴拉的......偷偷瞄一眼,


    ......
    ......


    “忍足侑士!!!!!你給本大爺解釋清楚!!!!!為什麼這個東西是給你的!!!!!啊!!啊!!你說啊!!!!!!!!!鳳·長·太·郎是吧!!!!!等著!!!!!你·小·子·死·定·了!!!!!!!!!”


    “嗨嗨嗨~~小景你不要那麼用力啊,親親侑士會被你勒死的~~~~~”

[OA]女王住在隔壁 (第四章)

第四章 純潔的交往從一起上學開始



    在躋部眼裏,忍足這傢伙和純潔這兩個字是從來沒有交集的,如果說忍足純潔的話,實在是比說山吹的千石很清純還要可笑。因此,在看到忍足侑士豎著那個178cm的大個子,咬著小手絹,作淚眼汪汪樣在那裏哀怨,小景都不理人家了,小景都不叫人家侑士了,小景都不承認人家是未婚夫的合法地位了,等等。躋部很直接的把《日和大字典》砸了過去,
    “你這傢伙少在那裏裝純潔,你不嫌惡心,本大爺還要擔心晚飯能不能吃的下。”
    
    無法忍受,躋部覺得自己最近過的生活幾乎可以用水深火熱來形容,自從忍足侑士那傢伙再次出現之後,自己的安靜(?)的生活陷入了一片混亂。先不說在家裏的各式各樣的騷擾,這個他很久以前就麻木了,就說在學校吧,上至校長下至停車場的保安,更不用說冰帝那幾乎個個身家顯赫的學生,無一例外的用曖昧的眼光注視著他。從男生的“好後悔啊,早知道這樣我也試試看啊。”,到臉蛋紅撲撲的女孩子“躋部SAMA,我們支持你”。躋部景吾覺得,他就成了猴子,對,就是猴子,還是動物園裏的那一種。
   
    女王現在很鬱悶,鬱悶事情怎麼解決,封了全校同學的口?不現實,他躋部景吾不會去做這樣不實際的事情。所以女王現在只能繼續鬱悶下去,鬱悶的後果就是冰帝網球部繼續天昏地暗飛沙走石,可是罪魁禍首的忍足侑士依舊開開心心精力過剩的在揮拍和跑圈之餘上演著他的愛情小電影,而且最近似乎對COSPALY怨婦頗為上癮。


    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尤其當主角是躋部對象是忍足時。


    今天的網球部不用練習,“夫妻”倆拉拉扯扯的在最熱鬧的放學時刻向校門前進,躋部看見了站在冰帝校門口的,位居他這輩子最不想認識的排行榜的NO.2—不二周助。
   
    “呐,小景,NO.1是誰?”
    “你。”
    “嗯?以前你不是說我是NO.2,不二是NO.1嗎,怎麼現在換過來了。”
    “因為那個時候他在冰帝國小你在大阪,而現在他去了青學而你和我同班。”
    “這樣啊,我是小景的NO.1呢~~~”
    “你這混蛋不要把定語都省略了!!!”


    女王終於發火了,我說了躋部同學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其實他能忍到現在已經很奇跡了。當不二周助站在人口最密集的校門口,聲音不大不小,以距離躋部30米依舊可以聽得很清楚的音量,說了一句話之後,冰帝寂靜了,然後,女王徹底的爆發了,再然後,女王也說了一句話,很不幸的是,這句話依舊使他抱恨終生。


    “呵呵,當時小景急著慫恿我去青學讀國中,原來是怕我妨礙夫妻倆的二人世界啊,呵呵呵呵,小景真是的,雖然我也向你求婚過,可也是識相的,我不會要求3P的啦。”
   
    恩,不二周助只是這樣說了而已,所以說,為了這個就寂靜的冰帝學生的心理素質真得不怎麼好。不過,冰帝女王的心理素質似乎也不怎麼樣。


   “你們兩個腹狂色情狂!你們倆也就是嘴上說得好聽!!什麼求婚!!!你們有哪個認認真真的追求過本大爺了!!!!把本大爺當猴耍嗎!!!!!”
  
    既然躋部把話說到了這個份兒上,順理成章的接下去實在是應該的,於是忍足開口了,
    “小景一直都覺得我不夠認真嗎?覺得我不夠純潔嗎?那麼這樣好了,我們重新從交往開始吧,按照純情少女漫畫的標準戀愛模式,從一起上學開始好了。”作少女樣,“躋部KUN,明天早上,我會去等你,我們一起上學吧~~~呐~”


    ......
    ......



    這個,應該可以算是自掘墳墓的一種吧。

[OA]女王住在隔壁 (第三章)

第三章 冰帝裏是人的都知道,你是我的未婚妻



    第三節課的上課鈴響起的時候,躋部拖著慈郎進了教室,畢竟這節課是免強配得上他大爺的華麗的法語課。站在桌子旁,在天臺上放鬆下來的好心情消失的無影無蹤,坐在他旁邊的那傢伙是誰。


    開心得抬頭,忍足綻開了燦爛度120%的微笑,“呐,小景,好久不見啊。”伸爪,拍掉躋部手裏拖著的慈郎,順手扔到座位後面,燦爛150%,“四年不見了,有沒有想我啊。”


    一站一坐,原本就是俯視的角度,微微抬起頭,眼角的淚痣華麗的耀眼,
    “哼!你是哪棵蔥,本大爺不認識你。”


    撿起慈郎,準備把他扔到他自己的座位上去,忍足侑士的下一句話讓他直接把慈郎扔到了地上。
    “呐,小景,見到四年沒見面的未婚夫好冷淡啊,居然說不認識呢,以前明明侑士侑士的叫的說。”


    怒火,躋部一把抓起某人的領子,未經思考的說出了讓他懊悔終生的話。
    “忍足侑士,你在說誰冷淡!!!你明明昨天中午就住進別墅去了,居然一直都沒去本大爺家報導,剛才居然還跟我裝不認識!!!!!你現在還跟我說我冷淡!!!!!!”


    ......
    ......


    被摔在地上的慈郎迷迷糊糊的爬起來,
    “啊,小景,那是你未婚夫啊,你都沒介紹給我們過啊。”


    所以說,躋部同學,你憤怒的地方,是不是有偏差啊。


    教室裏一片寂靜,剛進來的老師不知道現在是退出去好,還是說開始上課好。


    躋部覺得如果自己現在抓住的不是某人的衣領而是脖子的話,某人恐怕已經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從小到大,只要見面,這該死的傢伙每天求婚的次數和吃飯是一個頻率的,什麼未婚夫未婚妻夫妻之類得早就聽麻木了,誰會想到這裏是學校不是他家的客廳,旁邊都是同學不是他家的傭人啊。本大爺是不是真的殺了他比較好,一勞永逸啊。認真地考慮這個想法的可行性,等注意到的時候,自己的手已經被狼爪子握住。


    小心的一根根掰開躋部的手指,某狼笑的燦爛指數200%,
    “不要那麼用力啊,小景,人家會心疼的哦。侑士只是想在學校給小景一個驚喜而已啊,不是故意要冷淡的哦,所以小景不要因為侑士來了東京卻沒去找你生氣了好不好。”


    微笑的燦爛指數249%(比250還差一點),
    “剛剛來東京,事情還沒有安排妥當,邋遢的樣子實在不適合去小景家的呢,會影響你未婚夫在躋部家的形象指數的呦,小景也會沒面子的。”
   
    ......
    ......


    結果怎麼樣呢,躋部女王含羞帶怯的看了眼忍足騎士,羞答答的說“討厭~~~”,然後兩個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完結了。
   
    ......
    ......
   
    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事情的結果是躋部同學並沒有上勉強配得上他大爺的華麗的法語課,當然忍足同學也沒有,他被他的“未婚妻”拽著領子到天臺交流感情去了。午休時間,來找慈郎玩的向日嶽人在聽完忍足侑士君的自我介紹後,當然是關於未婚夫妻的那一段,小“夫妻”倆又到天臺繼續交流感情去了。交流方法有待考證,交流結果,下午放學時,忍足同學的衣服有不明原因的損壞,臉上有不明原因的傷痕。同時,冰帝學院網球部天昏地暗,飛沙走石,雞飛狗跳(如果有的話),人平均揮拍1500次,跑圈37.5圈。穴戶同學幸災樂禍的詢問女王婚姻大事,揮拍3000次,向日同學作為事件的傳播者,跑圈60圈,連帶人員無數。


    俗話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鑒於冰帝網球部的人數和作者的八卦程度,不管是好事和壞事,它都會傳千里。尤其在事件的另一位男主角以網球特長生的身份被監督帶進球場的時候。我們可以相信,不管躋部女王是否承認是否願意,現在全冰帝應該都知道了,躋部景吾是忍足侑士的未婚妻。

[OA]女王住在隔壁 (第二章)

第二章 生活,它其實是一個肉月餅



    忍足家在關西也算得上數一數二的豪門,全國各地有幾家別墅實在很正常,和關東的豪門躋部家在同樣的地方有別墅也很正常,忍足家在東京的別墅和躋部家本宅相鄰,其實也是很正常的。所以,當忍足侑士轉學到了東京時,自然沒道理放著自家的豪宅不住而去住公寓,就實在是非常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了。


    生活可以是一個沒有鹽的飯團子,也可以是一個肉月餅。也許有人會喜歡飯團子的平平淡淡,可是連鹽也沒有的話,未免也太平淡了。忍足同學是希望他的生活可以像肉月餅的,我這裏說的肉月餅不是超市里賣的那種,我指的是蘇州老字型大小長髮的肉月餅,一年只在中秋時間才會出售,現做現賣,並不是昂貴的東西,生意卻好得不得了,在小小的店門口,排著長隊,等上3-4個小時或更久,運氣不好的話甚至等不到,將剛出爐的肉月餅塞進嘴裏的時候的幸福感是無可比擬的。至於忍足同學為什麼會這麼瞭解,就全當是作者打電話告訴他的好了,大家不要太計較。


    忍足侑士只是個14歲的青少年,希望著多彩多姿的生活,有懸念的等待,結局的幸福,愛情電影樣的一波三折。因此,在相隔數年後的重逢時,忍足同學的冷淡或者說無視,也實在是一件正常的事情,那傢伙確實有點浪漫過頭了。


    忍足同學其實是很興奮的,昨天晚上他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努力壓抑著自己沖到隔壁去的念頭,然後在臥室觀察隔壁主臥室的窗戶到淩晨2:30。如果不是理智告訴他,這樣下去上學就起不來了,他其實是很想繼續觀察下去的。從國小4年級起,自己暑假的時候就沒有來過東京了,算起來,和景吾已經4年沒見面了吧。雖然有拜託東京分院的院長垣裏先生拍照,但是平面的圖像還是代替不了真人的手感啊。


    早上出發到學校前,忍足對著鏡子照了很久,下車前又照了一次,他覺得自己現在的心情就像是少年郎去見自己分離多年的妻子,其實這個比喻除了最後的那個“妻子”,其他的還是很貼切的。不過忍足君不那麼認為,“我三歲時可就是跟景吾求婚了哦。而且景吾沒有說不呢。”恩,他確實沒有說不,他只是說,“去死,就憑你?!”加上標點符號一共8個字,裏面確實沒有“不”。


    在板上寫下自己的名字,然後開始自我介紹,其間忍足至少用心眼偷窺了躋部108次,看著自己一向盛氣淩人的“未婚妻”(我說你還真的這樣叫啊......)微微的嘟著小嘴,皺著眉頭,眼睛裏帶著明顯的氣惱和怨念從自己身邊目不斜視的過了頭的走過時,忍足差點沒忍耐住當場就變身了。忍耐忍耐,來日方長呢。


    轉頭,微笑,
    “老師,我和景吾是舊識呢,可以坐到他旁邊嗎。”
    “啊?啊!沒問題,野村同學,你坐到最後面那個位置去吧,和忍足同學換個座位。”

[OA]女王住在隔壁 (第一章)

第一章 忍足侑士,本大爺不認識你



    當躋部景吾同學發現他家宮殿隔壁的那棟房子開始有了人氣兒之後,眼皮不夠華麗的抽動了一下。晚餐的餐桌上,聽到管家藤野先生答話說忍足家的少爺來了東京之後,躋部景吾同學發現自己實在是沒了晚飯的胃口。所以,當看見站在老師身邊,那個依舊笑的色情曖昧沒品位但是多了副更沒品的無邊眼鏡的傢伙時,躋部景吾,14年來從來沒那麼確定過,他現在的心情,可以準確地用三個字來表達,想·殺·人。


    “呐,我叫忍足侑士,14歲,大阪人,因為父親的工作關係轉學到東京,以後還請大家多多指教啊。”


    皺著眉頭,聽著久違了的忍足流色情關西腔,躋部狠狠地在心裏比了比中指,父親的工作?笑話,忍足醫院什麼時候搬到東京來了,本大爺怎麼不知道,啊?哼,那個死傢伙,自我介紹的時候都不忘記四處散發荷爾蒙,不用回頭也可以想像現在教室裏漫是粉紅泡泡的場景。哼,你就對那些女人發情發到死好了,到時候別指望本大爺救你。


    站起身,無視有些手足無措的老師,逕自走出教室,切,本大爺才不希罕理你。


    出了教室,一路走上天臺,路上碰到幾個老師樣的人,恭敬的對著自己問好,躋部心裏的煩躁不由得又加劇了幾分。推開天臺的門,秋日涼爽的空氣湧過狹窄的門,吹過自己的身體,眯起眼睛,覺得心口從昨日開始的煩躁疏解了很多。在天臺上轉了下,毫不意外的在欄杆旁邊陰涼裏發現了慈郎,皺了皺眉頭,用腳在慈郎的腦門磕了兩下,然後在他身邊坐了下來。


    淡黃色毛茸茸腦袋的孩子勉強睜開眼看了一下來人,就手腳並用的爬到了躋部的懷裏,蹭了蹭,挑了個舒服的姿勢,眼看著瞬間再次陷入睡眠。


    躋部覺得自己的頭上現在一定有很多大小不一的色十字路口,明明是來天臺上放鬆的,為什麼到頭來變成了慈郎這傢伙的抱枕,而且好像還是自己主動的。不過想歸想,躋部還是把慈郎往懷裏樓了摟,讓自己坐的更舒服些。切,在風這麼大的地方睡覺,要是病了,練習就麻煩了。


    靠在欄杆上,看著遠處的樹木和天空,躋部再次開始考慮關於那個讓他從昨天就開始煩躁的罪魁禍首,毫無疑問,就是冰帝學院國中部二年A班的轉學生忍足侑士同學。


    自己隔壁的房子是忍足家在東京的別墅,和那傢伙的孽緣可以追溯到三歲。


    用力拍打了一下慈郎用來洩憤,從來碰到那傢伙都沒有好事,而且現在他居然轉學過來了還和本大爺同班,真是件晦氣的事情。還有,他什麼意思,昨天搬過來後沒有到本大爺家來報到,今天從始至終沒有看本大爺一眼,想裝作不認識嗎?那很好,真的不認識的話,本大爺就輕鬆很多了。


    握拳,從今天起,忍足侑士,本大爺不認識你了。

[OA]女王住在隔壁 (序)


    我叫忍足侑士,15歲,東京都冰帝學院國中部三年級,網球部正選。住在我家隔壁的,是同年級的網球部部長躋部景吾。我不想用青梅竹馬這樣的詞語來形容我們之間的關係,那樣太簡單,太青澀。他是我的女王陛下,是我最愛的人。
                                                                                 ——摘自《狼的記憶》

大頭

oayiva

Author:oayiva
★爬墻太快,僅以BLOG名與頭像紀念我的青春歳月

★我不控不二周,我控妹妹=_______,=

★TYYD的英語六級,老子和你不共戴天!!!! TAAAAAAT

類別
記事
評言
左鄰右舍
和樹子
會長

BO内検索
訪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