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chives* |  *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工和]天堂對岸(第七章)

[工和]天堂對岸(第七章)


7


如果說宮崎耀司是我的死黨的話他肯定會哭的,跟我是死黨的是他的弟弟宮崎總司。


宮崎家的老爺子是個很神奇的人,我挺想說是神經,不過死者為大那又是長輩還是算了。老爺子fan言情fan武俠,當年幫派在太爺手中時還叫做宮崎組,老爺子一旦掌了實權,就給改了名字叫雙龍會。得了第一個孫子給起了個名字叫耀司,第二個孫子出生的時候,發現實在不好給孩子改了姓氏為伊藤終於作罷*(注釋一),武俠情節發作於是叫總司。


剛認識他們兄弟倆那會兒我跟他們說,你們家這名字起的真是有毛病,人家混社會的都特多講究特多忌諱,哪有你們這樣的,一個要死,一個總死。從此耀司見我就犯沖,總司則笑眯眯的問我,那你還幹嗎死啊死的叫我。
我無辜,反正豎人總歸要死的,我多叫叫,大家聽麻木了不就好了。


 


進了門不幹別的,大家先吃飯,邊吃邊談有利於感情交流。
不過飯菜擺上了桌子我就沒了胃口。
確實是豪華料理,我滿頭線的沖著眼前的生魚片扒拉米飯。要死的一臉奸笑語氣十萬分抱歉的跟我說,哎呀呀,你看這不知道你要來。
好吧好吧,這是有求於你就讓你站次上風。我擦擦嘴,耀司,我來找你要一個人。

名字叫加藤和樹,好像是亮那邊的。
哦,你是說前兩天跟上島組衝突損失的那個。
恩,我知道,他是被上島X夫扣下了。
然後呢?
我沉默,我知道這個要求不好說。
工,我沒有去救他的理由。耀司放下飯碗看著我,他對於雙龍會來說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小卒。我們跟上島組之前的小衝突會相互損失幾個人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我沒有理由為了他而打破現在這個相對均衡的局面。


我說不出話,我知道他說的是事實。


我說這樣子啊那就沒辦法了,難得發現個有意思的小子,哎,算了算了,我一邊說一邊站起來往外走。我想我得走的快一點,手在控制不住的發抖。
我正要拉開紙門的時候,耀司問我,
雙龍會沒有去救他的理由,工,那你呢?


我撓了撓頭發說我無所謂拉,再說我就一開酒吧的小老百姓,怎麼去跟社會鬥。


 


回去的時候我沒有打車,一個人在街上晃蕩。經過車站旁邊的丁字路口時我站在那裏怔怔的看。


那個時候我們在這裏分手,他向左我向右。
如果當時我非拉著他跟我一起,事情會不會變得不一樣。


我敲了敲自己的腦袋,過去的事情是無法挽回的現實,齋藤工你不要總想不切實際的事。


我看著左手邊的人行道,喂,總司,我不想讓自己後悔第二次了。
他不說話,只是沖著我笑。


 


我晃阿晃、晃阿晃,一邊晃一邊想事兒,中間還跑去路邊攤吃了兩塊豆腐乾外加給龍打了個電話。
晃到上島組宅子外面的時候快到11點,如果我的情報沒有出問題,傻孩子應該是被關在倉庫裏。恩,情報當然不會出問題,我可是齋藤工哎。


我是文藝青年,舉不起杠鈴,跑不了馬拉松,運動類只擅長走路和游泳,所以我從正面突破,咱不來打打殺殺的那一套。


看門的大叔凶巴巴的樣子問你是誰啊。我把手插到褲兜裏面,麻煩你去告訴上島先生,說有人想見他,跟他說我叫齋藤工。
過了大概十分鐘,有人從宅子裏面出來,帶我進去。領路的那個人從臉到衣服一片烏起抹,走在暗中格外不顯眼。從這個角度看,還是雙龍會比較有前景,個個都是漂亮孩子,不管是傻的還是不傻的。
我邊走邊在心裏面念叨,小和樹啊,你主人我為了救你可以豁了老本了,你趁這會兒就好好想想怎麼報答我的問題吧。


------------------------------------------
*(注釋一):左晴雯的言情小說東邦系列中的日本社會,雙龍會,一白龍一龍,分別為宮崎耀司,伊藤忍。
好吧,我承認我這裏是惡搞。=v=//
------------------------------------------


齋藤!齋藤!齋藤工!!!工PAPA 壓倒了和樹MAMA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非公開コメント受付中)

大頭

oayiva

Author:oayiva
★爬墻太快,僅以BLOG名與頭像紀念我的青春歳月

★我不控不二周,我控妹妹=_______,=

★TYYD的英語六級,老子和你不共戴天!!!! TAAAAAAT

類別
記事
評言
左鄰右舍
和樹子
會長

BO内検索
訪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