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chives* |  *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工和]天堂對岸(第八章)

[工和]天堂對岸(第八章)


8


上島X夫見了我熱情的像久別重逢的親人,把我拉到沙發上坐好,齋藤君真是多年不見了,現在長成大小夥子了啊。真是越來越成熟,有男人味了。
我雞皮疙瘩一身說那時候不還是毛頭小子嗎,現在咱怎麼也是奔三的人了。這麼久都沒來先生這裏探望,我真是罪大惡極阿十惡不赦阿,先生您千萬別跟我這晚輩計較。


互相客套吹捧了幾句我拐進正題,
前陣子我撿到一隻波斯種的柴犬。
哦哦,那是什麼品種,我還真沒聽過。
哈哈,我也說不上來,撿回來的嘛。就是骨架結構和性格上應該屬於柴犬,但是外表比較像波斯貓的類型,挺可愛的。
這樣啊,聽起來挺不錯,什麼時候也讓我看看啊。
那當然那當然,不過我估計先生您見過。
哦?
呵呵,其實來找先生就是為這個。前天我帶它出來遛彎,繩子沒拴好,結果跑了,那孩子皮的很。我打聽了打聽,好像是被您手下的弟兄關倉庫養起來了。您看這…,您知道我一直都挺喜歡小動物的。


上島看著手中的咖啡(冷笑話:上島咖啡,上島X夫愛喝的咖啡~),你說那個啊,那個我確實見過。既然主人找上門來,要還給你也是應該的,只不過呢,那孩子似乎在我這裏看到了些不該看到的。
應該是不該聽到的吧,而且還應該沒聽清楚。我接話,但是先生放心不下呢。如果他真的是看到了聽到了,他不會現在還在的。
齋藤君既然知道我不放心,就忍痛割愛吧。你喜歡這種類型的,我這裏跟你換一個。
我搖頭,開玩笑,我要你換一個我還來找你幹嗎。餘光看了看屋子裏開始警戒起來的西裝們,敲了敲桌子,我說,上島先生啊,不是自己養的,這個感覺不一樣的,再說我養了他這陣子,什麼甜頭還沒嘗到呢,我不甘心啊。
年輕人嘛,這算什麼,多經歷些事情你就看得開了,呵呵。
他笑我也笑。MD這老狐狸,真麻煩。


沒辦法了,我靠在沙發上,撥弄指甲,對了先生,您在東京港C區第17倉庫的那附近啊,好像有人鬧事,我跟河合打了個招呼叫他過去看看,別波及到您的地方鬧了誤會。
停頓了一下我繼續,結果他非要等我一起去,說什麼久別重逢啊要拉我去喝兩杯。您看,我這有人等著呢所以就不久留了,能不能讓我把我那寵物帶走呢,下次有機會我專程來謝謝先生。
說這些話的時候,我手心裏都是汗。我不知道和樹到底看到了什麼導致上島親自動手扣下他,總之是見不得人的東西,不是軍火就是毒品。上次無意聽koji說過上島組在東京港租借了那個倉庫,但是時間緊迫,我來不及去查清楚,不過我確實拜託龍派了人手去那裏晃蕩雖然沒說為什麼。我這些話準確率不高漏洞太多,我現在只能賭,賭上島的多疑,賭他寧可信其有而不信其無。
有人過來附著上島的耳朵說話,他的角度是逆光,我看不清他的臉。


上島站起來,我也跟著,他拍著我的肩膀說好吧好吧,還你就是了,別弄得好像我以老賣老欺負後輩。他帶著我去了後院的倉庫,我看到被鐵鏈子拴在牆邊的和樹。TMD,我都沒捨得用鏈子拴過,那個老狐狸。和樹被解開鏈子拽過來,湊著月光,我瞧他行動沒什麼問題的樣子,眼神倔強,看來身上那些青紫都是皮肉傷沒什麼大問題,心裏稍微松了一點。
上島把和樹拽到我身邊,說齋藤君你這寵物我物歸原主了。下次看緊些,這也就是大家都熟悉,不然不就麻煩了。
我說那是那是,回去我一定好好管教,給先生添麻煩了真不好意思,下次我一定專程登門拜訪。


 


我拉過和樹,他乖乖的跟著我走,我們慢慢的走出上島組的院子。一直到拐過了路口,我拉著他開始狂奔,跑過兩個街口,跳上一輛計程車。
我緊緊的抓著和樹的手,多少年沒試過這種刀尖上走路的感覺,到現在我的心才算從嗓子眼落回原地。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非公開コメント受付中)

大頭

oayiva

Author:oayiva
★爬墻太快,僅以BLOG名與頭像紀念我的青春歳月

★我不控不二周,我控妹妹=_______,=

★TYYD的英語六級,老子和你不共戴天!!!! TAAAAAAT

類別
記事
評言
左鄰右舍
和樹子
會長

BO内検索
訪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