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chives* |  *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工和]天堂對岸(第十三章FIN)

[工和]天堂對岸(第十三章FIN)


13



和樹站到我身邊的時候已經過了一天中最熱的時候,我挪了挪發麻的腿,他盤腿在旁邊坐下,將拎著的便利店袋子放在面前,然後遞給我一罐啤酒。


沒人說話。


我摩挲著手中的冰鎮啤酒,覺得口乾舌燥,我想我應該說點什麼但又不知道怎麼張口。想不出以亮為代表的那幾個損友到底對和樹說了什麼但肯定沒好話,設想了和樹回來後面對我時的種種反應偏偏沒料到他會來個不說話的……
我承認和樹對我而言有著非常特殊的意義,不然我不會允許他一步步踏進我的生活,不會放任自己一步步陷進去,或者說,在我們第一次對視的時候我就有了萬劫不復的覺悟。可我真的沒有勇氣去直接面對。用龍的話說我這是典型的文藝青年神經纖細,因為痛苦往事而對過於親密的人事關係有心結,將前塵舊事壓抑在心底時時自虐,用玩世不恭的態度來悲風傷月。龍這麼總結給我聽的時候我很是線了下,早稻田大學的高材生說話就是跟別人不一樣,其實打從心眼兒裏說的話我覺得亮總結更好,他說,工,你就是個懦夫。
他說的對,我他媽連面對的勇氣都沒有。


腦子裏一片混亂,是誰說時間可以撫平傷痕的,純粹是鬼扯。時間只會讓心結一天天糾纏的越來越緊,不敢碰觸。


 


拉開啤酒罐的拉環,我喝下一大口,清涼的液體讓腦子也清醒了一些。
和樹愛我,我肯定;可我不知道我心底那個死結什麼時候能扯開理順,我很心虛和樹對我的感情足不足以讓他能陪著我耗下去畢竟我他媽又不是什麼好男人,而最關鍵的是,那些破事兒亮他們該死的到底是怎麼跟和樹說的。
煩躁的抓了抓頭,我決定把其他的事情先放到一邊,首先要做的是要跟和樹表述清楚我到底在糾結些什麼,要是真的就這樣不明不白的讓和樹甩了我跑了後悔也來不及了。



轉頭看向身邊的和樹,他的劉海擋住了眼睛,看不清表情。我第一次發現,不說話的小動物能帶給我那麼大的壓力。


“呐,和樹。”
“嗯?”
“跟你說說我以前的事兒吧。”
“……嗯。”


 


我盡可能條理清晰的敍述那段在雙龍會的日子,努力避免抒情語氣,以免引起小動物的抵觸情緒,同時穿插部分要死的和亮的糗事兒,降低他們在和樹心裏的光輝形象,最終達到降低和樹對他們那些鬼扯的信任度。


“所以,總結起來說的話,宮崎總司對我來說是我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好朋友,我始終對他的死覺得很愧疚不敢面對……”
“……”
“因為那次的事情,我不敢再去毫無保留的去親近別人,我害怕失去…我害怕重要的人再一次的毫無徵兆的永遠離開我……”
“……”
“可是和樹對我來說是特別的,跟總司不一樣絕對不一樣,總司是朋友,而和樹是、是…”
“……”
“……和樹是我想愛的人,可我真的不敢說,我害怕那些事情會發生在和樹身上……我知道這樣很不講理,可是和樹能不能再給我些時間我會努力去收拾好自己的思維方式去正確的面對那些事情……”



我想幸好我的皮還算不然現在肯定比番茄還紅,能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燙,心臟撲通撲通跳得嚇人。這樣直截了當的表述自己的想法我還是頭一遭,本來說這類的話就會讓人緊張更何況向來一眼看透的和樹今天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別說不說話了,從剛才到現在連看都沒正眼看過我一次。心裏七上八下的實在不是滋味,還是來不及了嗎?活該!齋藤工你自作自受!



“嘿嘿~~~”
我抬頭,看見和樹沖我笑,嘴角快咧到了耳朵根。
“龍san說的果然沒錯~~對付齋藤工有效的唯一辦法就是不理不睬不說話~~~~~”
“……他還說了什麼……”
“龍san還說,如果你看我不理你不說話就開始忙著解釋說明就有戲,讓我一定要憋住了絕對不能說話,憋到你告白我就贏了~~~~~~~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工san果然是喜歡我的呢>////<~~~龍san好害~~~~~”
“…………”


被耍了被耍了被耍了!!!河合龍之介我看錯你了!!我一直以為你只是RP,沒想到你才是最的那一個!!!


 


平時很害羞的小動物今天挺放得開的扒在我身上,爪子一揮,豪邁的指向對面,
“你看,那裏有一家拉麵店,在那個看板後面,很難發現吧,雖然門面很不起眼看起來很破舊,可是東西很好吃哦~~~~~~”
“……”話題一下子跑得太遠,我覺得腦子有點短路。
“我剛來東京的時候,找不到工作,身上帶的錢又快花完了,(省略1000字),那天我就在這裏轉啊轉啊,聞到拉麵的香味,覺得肚子餓得快死掉了呢,可是身上又沒有錢~~~~~所以我很能理解工san你那種無路可走的心情啊~~~~”



這是一樣的嗎是一樣的嗎??到底是我的神經太纖細了還是他的神經太粗甚至說根本沒有,為什麼我那麼淒慘那麼文藝的生離死別的哀傷往事會跟吃拉麵聯繫到一起,他到底是用什麼樣的方式在理解我的心情,我剛才說得他真的聽懂了嗎,還是有聽沒有懂或者沒聽更沒懂……我糾結的快把手指糾結成了麻花辮……



也許是感覺到了我的陰鬱氣氛,和樹站起來蹦了兩下活動下身體。
“後來啊,我想我豁出去了,鼓足勇氣推開店門進去,結果那老闆很好呢,不但留了我打零工,還請我先吃飽飯,那個時候我覺得很溫暖啊,世界真是太美好了!”
他沖我伸出了手,
“所以,工san,其實我不是太理解你那個向左向右的糾結,不過,我覺得,即使這對面並沒有什麼道路,可是還有門啊~~雖然無法通向天堂,但是推開門後,那是個讓人感到溫暖幸福的好地方哦~~~~~~”


不知道現在他亮閃閃的大眼睛裏,倒映的是我還是那碗拉麵。


我把手交給了他,他的爪子握住了我,智商明顯倒退大腦頓時停滯的我有些心怯,動了動嘴唇,有些無辜的看向他。
“所以說呢……”
“嗯嗯?”
“我們去吃拉麵吧~~”
他的爪子一下收緊,拽住我就開始飛奔,目標是他剛剛豪邁遙指的那家拉麵店。



對面沒有天堂,左轉也不是地獄。
此時他的眼裏,只有人間的那碗熱騰騰的豚骨拉麵。



“真、真的要去吃拉麵?”
他用看怪物一樣的眼神回眸我,嚇得我趕緊閉了嘴,扯了扯嘴角,諂媚的笑:“去吃拉麵~去吃拉麵~~噢呵呵呵呵~~”
進了這家非常不起眼的店,拉開椅子坐下,大聲的點了两碗拉麵,然後看見他搖著尾巴吐著舌頭兩眼放光的死死盯住跑堂的服務生……手中的拉麵。
“和樹!”
“嗯?”
“收斂收斂!”
“可是可是,那個拉麵……啊怎麼還不是我的T T”
頭痛的撫額,他拽我來到底是安慰我開導我還是單純的只是想吃拉麵……=_=||||



無奈的笑笑,伸出右手,覆在他的手上,看見他有些意外的愣了愣,然後視線在空中匯合。
我只想活在人間。
人間有他有我,還有剛剛花開結果的愛情。
桌面上,十指交錯。


“拉麵兩碗來了~~”


END


*******************************************
终于完结了……
我知道这个结尾很抽风,但是我决定54了…………
我其实写结尾无能,所以,从某处开始,是UU写的……那么无奖竞猜,从哪里开始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非公開コメント受付中)

きのうoayivaで、友は有した。

きょう斎藤和樹子は、oayivaと挺ー!
但oayivaと離にoayivaは是安で話しないです。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河合龍之介

河合龍之介河合 龍之介(かわい りゅうのすけ、1983年5月23日 - )は、日本の俳優。T-ARTIST所属。プロフィール*身長・体重 178cm・65kg*B90・W71・H88・S27.5*血液型 O型*出身地 東京都*経歴 早稲田大学系属早稲田実業学校初等部・中等部・高等部|

椅子椅子(いす)とは、人が座る際に使う器具の一つである。一般に屋内で使用されるため家具に分類される。構造的には全ての椅子は座面を持つ。典型的な椅子は4本の脚と背もたれを持ち、しばしば、ひじ掛けがつく。直に床に座るよりも立位へ移行しやすく活動しやすい。また
大頭

oayiva

Author:oayiva
★爬墻太快,僅以BLOG名與頭像紀念我的青春歳月

★我不控不二周,我控妹妹=_______,=

★TYYD的英語六級,老子和你不共戴天!!!! TAAAAAAT

類別
記事
評言
左鄰右舍
和樹子
會長

BO内検索
訪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