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chives* |  *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OA]女王住在隔壁 (第二章)

第二章 生活,它其實是一個肉月餅



    忍足家在關西也算得上數一數二的豪門,全國各地有幾家別墅實在很正常,和關東的豪門躋部家在同樣的地方有別墅也很正常,忍足家在東京的別墅和躋部家本宅相鄰,其實也是很正常的。所以,當忍足侑士轉學到了東京時,自然沒道理放著自家的豪宅不住而去住公寓,就實在是非常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了。


    生活可以是一個沒有鹽的飯團子,也可以是一個肉月餅。也許有人會喜歡飯團子的平平淡淡,可是連鹽也沒有的話,未免也太平淡了。忍足同學是希望他的生活可以像肉月餅的,我這裏說的肉月餅不是超市里賣的那種,我指的是蘇州老字型大小長髮的肉月餅,一年只在中秋時間才會出售,現做現賣,並不是昂貴的東西,生意卻好得不得了,在小小的店門口,排著長隊,等上3-4個小時或更久,運氣不好的話甚至等不到,將剛出爐的肉月餅塞進嘴裏的時候的幸福感是無可比擬的。至於忍足同學為什麼會這麼瞭解,就全當是作者打電話告訴他的好了,大家不要太計較。


    忍足侑士只是個14歲的青少年,希望著多彩多姿的生活,有懸念的等待,結局的幸福,愛情電影樣的一波三折。因此,在相隔數年後的重逢時,忍足同學的冷淡或者說無視,也實在是一件正常的事情,那傢伙確實有點浪漫過頭了。


    忍足同學其實是很興奮的,昨天晚上他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努力壓抑著自己沖到隔壁去的念頭,然後在臥室觀察隔壁主臥室的窗戶到淩晨2:30。如果不是理智告訴他,這樣下去上學就起不來了,他其實是很想繼續觀察下去的。從國小4年級起,自己暑假的時候就沒有來過東京了,算起來,和景吾已經4年沒見面了吧。雖然有拜託東京分院的院長垣裏先生拍照,但是平面的圖像還是代替不了真人的手感啊。


    早上出發到學校前,忍足對著鏡子照了很久,下車前又照了一次,他覺得自己現在的心情就像是少年郎去見自己分離多年的妻子,其實這個比喻除了最後的那個“妻子”,其他的還是很貼切的。不過忍足君不那麼認為,“我三歲時可就是跟景吾求婚了哦。而且景吾沒有說不呢。”恩,他確實沒有說不,他只是說,“去死,就憑你?!”加上標點符號一共8個字,裏面確實沒有“不”。


    在板上寫下自己的名字,然後開始自我介紹,其間忍足至少用心眼偷窺了躋部108次,看著自己一向盛氣淩人的“未婚妻”(我說你還真的這樣叫啊......)微微的嘟著小嘴,皺著眉頭,眼睛裏帶著明顯的氣惱和怨念從自己身邊目不斜視的過了頭的走過時,忍足差點沒忍耐住當場就變身了。忍耐忍耐,來日方長呢。


    轉頭,微笑,
    “老師,我和景吾是舊識呢,可以坐到他旁邊嗎。”
    “啊?啊!沒問題,野村同學,你坐到最後面那個位置去吧,和忍足同學換個座位。”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非公開コメント受付中)

大頭

oayiva

Author:oayiva
★爬墻太快,僅以BLOG名與頭像紀念我的青春歳月

★我不控不二周,我控妹妹=_______,=

★TYYD的英語六級,老子和你不共戴天!!!! TAAAAAAT

類別
記事
評言
左鄰右舍
和樹子
會長

BO内検索
訪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